The Sextants of Beijing: Global Currents in Chinese History

Waley-Cohen, Joanna. The Sextants of Beijing: Global Currents in Chinese History. W. W. Norton & Company, 2000.

这本书主要内容是中国如何“take the measure of the world”,以及多个世纪中思想、商品如何进出中国(p.5)。虽然作者明确表示“读者不应将此书的重点看成‘来自世界的影响怎样从外部驱使中国发生了20世纪的转变’”,但事实上他采用的编年手法以及区域上的淡漠感,仍然表明作者对“世界”的一种整体感。这种“世界”更像是“欧洲”——尽管事实上连欧洲也不能算太整体。

作者表示写此书的一个背景是,中国一直都在和世界产生着联系,处于敌视外国人与握手言和的矛盾中间。但美国总是拒绝与中国和解,由于反共、支持蒋介石、越战等原因(p.8)。

简单解释了中国的定义问题。分区域。并指出古今中国疆域不同。对西方的定义也稍有澄清。

第一章(p.12-53)的时间跨度是200 B.C. 16世纪“欧洲人到达东亚”,主要内容是中国如何积极加入到了一个复杂的跨国网络,介于叙利亚、印尼、韩国和日本之间。这一部分采用了“Early Chinese Cosmopolitanism”作为章节名称。p.21-24对唐代的“Chineseness”提出了质疑,认为历史学家故意将汉与唐并称为“native”帝国是为了和后来的元、清相区分开。作者认为唐代皇帝更愿意说其他语言而非汉语。将粟特人、鲜卑人都用foreigners来形容。称长安为当时世界上最大、最复杂、最cosmopolitancity (p.23)。宋到明代则重点考察南海贸易,此外明代的白银流动也写了进来。

第二章:16-18世纪中国与欧洲的交往,主要是以传教士为媒介的来往。作者列举了四点传教士在中国失败的原因:信仰不可调和,中国人认为传教士在为侵略充当内线;明清易代之后,一些中国人认为清廷中的传教士是在与他们的敌人合作;清廷与教廷的争论。

第三章:17世纪后期到18世纪。“…still-tenacious belief that China at that time was implacably hostile to foreign trade and to imported ideas in any form, a notion symbolized by the memorable assertion that …” (后面那句应该是原不籍外夷货物互通有无“)。但同时,皇室对欧洲及他处进口货物异常关注,引领了中国精英中一波玩赏欧洲物件的热潮。也讨论了对东南亚的贸易。

第四、五章讨论“长十九世纪”的情况,直到1914年结束。不平等条约逼迫中国更“现代”或更像西方。中国人对西方开始改观。中国寻求保护海外华人。一些中国人对中国文化不再抱幻想,选择性地学习西方。

第六、七章的时间跨度是 1914-1997年。 日本的影响,侵略的压力,抵抗日本。冷战。都是些很普通的题目。

整体来讲这本书因为写作时间太早的缘故,今天来看内容并不新鲜。由于兴趣所限,我对第一章看得稍细,后面基本就是翻翻过去了。应该说在2000年以前,把中国纳入全球化的思路还是有不少粗糙之处,很容易写成中国像盒子一样被“打开”的过程。直到2000年前后,“早期近代”的视角逐渐成熟,世界史中的中国才能脱离一个“隔离”的地位。

发表评论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徽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更改 )

Connecting to %s